?
中英茶美学峰会 |带着徽宗去串门
挖掘建阳民间优秀作品?助力建阳微信免费领30元红包走向世界

中英茶美学峰会 |带着徽宗去串门

2018-8-19 12:24| 发布者: renrenyoo| 查看: 188| 评论: 0|来自: 花园子
摘要:   这是穿越,又不是穿越。  徽宗,不就是北宋最後一个皇帝赵佶吗,九百年前的故事了。  然而徽宗美,如同叶放在《徽宗美》中所说的,徽宗美是一种由艺术之美、品味之美及人性之美所构成的谐和大美,绝非个人美 ...

  这是穿越,又不是穿越。

  徽宗,不就是北宋最後一个皇帝赵佶吗,九百年前的故事了。

  然而徽宗美,如同叶放在《徽宗美》中所说的,徽宗美是一种由艺术之美、品味之美及人性之美所构成的谐和大美,绝非个人美学的高度,而是备受个人推崇之时代美学的经典。

  《大观茶论》,徽宗所撰写的茶书,书中可见徽宗美之器和徽宗美之道,从物质到精神。如果说徽宗美是大宋美学的最核心代表,那麽大观茶则是徽宗美学的最基本载体。


  就在这个夏天,我们带上那些传说中的载道之器。

  青黑兔毫盏、老筋竹茶筅、蒸青绿茶末??作为大观茶的必备,作为徽宗美的象徵,

  西行不东,来到另一个爱茶的国度。

  从二十一世纪初追溯到十二世纪初,来自中华北宋王朝的宋徽宗之美遇见英国安茹王朝的金雀花之美。

  点茶,奉茶。

  当茶香唤起,借《徽宗美》之言,我们正带着徽宗去串门。





  徽宗美

  徽宗,赵佶,宋徽宗。

  美,审美,美学。


  徽宗美,一个以帝王名号来称谓的审美概念,与其说是探讨徽宗所成就的个人美学高度,不如说是研究徽宗所推崇的时代美学现象。

  在我看来,徽宗美是艺术之美,大观、恢弘、伟岸、博雅、精巧、考究、词咏、抒情,院体道统、形神并举。也是品味之美,书卷、文雅、隽永、高洁、风月、清寂、放逸、潇洒,自然写实、凡间仙境。还是人性之美,婉约、含蓄、内敛、寄寓、落寞、凄凉、情怀、行修,江山隐逸、潜心养性。



  或者说,以艺术为形态,以品味为状态,以人性为心态。从学术上讲,美是和谐、关系,是形式、理念,是客观、主观,是生活、实践,是典型。美是人、自然、社会,是物质更是精神。

  对徽宗而言,身处的是一个承前啓後的繁荣时代,“赵宋王朝,文治天下”,几代先祖的建设与发展,带来了华夏文明的发扬光大,尽管危机四伏,但文化与经济依然兴旺发达,堪称国力昌盛。如果说徽宗美是一种现象,那麽其本质是整个北宋的社会体系和系统,当帝王意向与文人理念取得共识,美便可以成为举国上下的价值观,於是,两宋写出了中国艺术史的灿烂辉煌,其中帝王权能的大力介入与支持,阙功甚伟。


  毫无疑问,徽宗美是积淀,也是开创,更是传承。换句话说,徽宗其实就是大宋美学的代言人。

  要说徽宗美,当然先得说徽宗其人。

  徽宗赵佶。

  集最具艺术天才和最不称职君主於一身的宋徽宗,其实是位艺术家,只是穿错了龙袍的艺术家。

  艺术家的转世。




? ? ?St Pancras

? —————

  圣潘克拉斯万丽酒店

  带着「徽宗美」,我们来到圣潘克拉斯万丽酒店。

  这座始建於1873年的奢华酒店,位於伦敦国王十字街区,正对大不列颠图书馆。混搭着精美的石雕、尖拱等众多中世纪元素的红砖建筑,带有典型的维多利亚哥特式风格。自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盛大开幕至今,保留了19 世纪时期古老车站的辉煌与铁路旅行的浪漫氛围,也被誉为伦敦最浪漫的建筑。而隔壁的国王车站,正是小说哈利波特重要场景之一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所在。


  在华丽的维多利亚式拱形穹顶下和斑斓的哥特式鎏金花纹壁画前,麦先生以北宋建盏点茶,随着茶筅的激发,茶香四溢,千年前宋人在茶盏中构建的美学宇宙,正在异域的场景中被唤醒,收藏在一盏茶汤的秘密趣味,也彷佛穿越时空,来寻找由自然和历史所构成的共鸣。





  艺术家的禀赋。

  也许托梦有灵,徽宗自幼就爱好笔墨、丹青,也爱好骑马、射箭、蹴鞠,对奇花异石、飞禽走兽有着浓厚的兴趣。而徽宗在书法绘画方面所表现出的非凡天赋,历史文献是常常这样说的,南宋邓椿的《画继》说:“徽宗皇帝,天纵将圣,艺极于神”,元脱脱、阿鲁图领衔的《宋史》说:“徽宗善书画,无所不用其精,备极绝妙”,清叶昌炽则说“道君虽青衣受辱,艺事之精,冠绝千古”,这里的道君就是指徽宗,显然,对徽宗天赋异禀的才华几乎是众口齐赞。

  年轻时的徽宗就与书画名家往来,耳濡目染,心慕手追,其艺术积淀与启迪对未来的发展影响深远,即位后,帝王的角色为他提供了无比优越的艺术环境和资源,同时徽宗在书画上还是勤奋的,艺精於勤,《画继》引徽宗之言说:“朕万机余暇,别无他好,惟好画耳”,《铁围山丛谈》也说:“酷意访求天下,法书图画”,於是,徽宗的书画艺术达到了相当的艺术高度。



  圣艺非凡,可以说,徽宗赵佶是历史上唯一真正拥有较高的艺术涵养和绘画才能,并真正称得上艺术画家的皇帝。?

  徽宗美是天赋异禀。

  艺术家的成就。

  作为一名天才的艺术家,先天赋予加上後天沈醉,徽宗的艺术造诣堪称丰富且深厚,除自幼喜爱的书画和游艺,他也是多方位的艺术高手,对琴曲吹弹、诗词歌赋和博弈棋艺,无不精研;他还是高品位的生活大家,对文玩情色、茶酒美食和泉石园艺,无不讲究。

  撇开君王的功过,徽宗的艺术成就绝对辉煌。

  首先,徽宗自创一种书法字体,其自号“瘦金书”,後世称“瘦金体”,所谓瘦金,意在美书为金,以富贵取义,也以挺劲自诩。这是书法史上的一项发明,书体流派的一大开创,鲜明的艺术个性,独树一帜。

  其次,徽宗的绘画,将写实院体创作推向新的高度,从众多的传世作品来看,山水、人物、花鸟无所不精,而尤以花鸟最为擅长。




? ? Foxcombe Hall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福克斯康贝庄园

  带着「徽宗美」,我们来到福克斯康贝庄园。


  始建於1880年的福克斯康贝庄园,20世纪由伯克利八世伯爵收购後,曾邀请当时着名的建筑师欧内斯特·乔治(Ernest George)进行重新改建。


  在庄园中世纪大厅前洒满阳光的草坪上,在茂密树林中开满睡莲花的湖泊旁,吕女史同样以北宋建盏点茶。映着蓝天白云和婆娑树枝的盏中,一撮绿茶末,经竹筅的快速闪动,一种久已消逝的想象,逐成为茶客口中故事与滋味的幻化。默意神会,林间光影作画,不饰虚实,盛夏里的一盏茶汤更使绿意在心头漫开。






  虽然这是一个学术的课题,见仁见智,但徽宗以帝王的地位来亲自参与介入绘画的事业,其影响可想而知,徽宗本非院体工笔画的创始,却成为院体工笔画的推手。


  以徽宗的艺术主张,向来是强调形神相并举,提倡诗书画印相结合,他注重写生,体物入微,以精细逼真为着称,他用笔灵活,舒展自如,以栩栩如生为闻名,徽宗的品格与境界,自然中透着祥和。


  有感於繁盛的皇室艺术品收藏,徽宗组织编撰了《宣和睿览集》,在组织编撰《宣和画谱》《宣和书谱》和《宣和博古图》的同时,徽宗还亲自撰写了《大观茶论》,一部茶道文化的经典。


  这些载入中国文化历史的重要典籍,不仅是宫廷艺术研究的宝贵文献,也是生活美学研究的珍贵资料,对研究中国艺术美学的发展演变意义深远。

  徽宗,虽拥有君临天下的地位,却独好笔墨耕耘的文艺,不失是位顶级的画家、书家,院长、总编,美学家、艺术家。显而易见,徽宗的艺术不因帝位而传播后世,徽宗的艺术全由魅力而流芳千古。

  徽宗美是举世无双。


  艺术家的昏聩。

  关於赵佶作为哲宗弟而登上帝位,元脱脱、阿鲁图领衔的《宋史》记载说:“徽宗以轻佻之性,居至尊之位”,其实是神宗皇后向太后的二句话把端王变成了徽宗,《宋史》是这样记载的:“皇太后曰:皆神宗子,莫难如此分别,于次端王当立”,见有人质疑,“皇太后又曰:先帝尝言,端王有福寿,且仁孝,不同诸王”。


  於是,阴错阳差,与其说是太后选择了赵佶,不如说是历史选择了赵佶,给了北宋一个错位的皇帝,也给了历史一个错位的艺术家。





? ? ?Woburn Abbey and Gardens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沃本庄园


  带着徽宗美,我们来到作为下午茶发源地的沃本庄园,在此我们感受到了亲切又别样的「中国风」。


  十八世纪,欧洲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,第四与第五世贝德福德公爵对中国艺术的喜好,在这里也留下的见证。1787年,设计者参考中国装饰的图样书籍而建造的中国庭廊(The Chinese Dairy),被称为中国风(Chinoiserie style)的户外庭园。


  在庄园城堡的穹顶下和中庭花园三百年的老松树前,我们也以北宋建盏轮流点茶,凭徽宗之法,调膏点茶,注汤击拂七次。这是一个看似简单的过程,调和激荡的是茶粉末与水分子的变化,乳花飞溅,带来茶汤不同层次的体验,不仅是点注时感官的惊艳,更是品饮时感受的惊喜。在此,中国茶文化带来的新奇,彷佛跨越了世纪而要成为未来的常客。




 

?  按历史记载,徽宗自幼养尊处优,逐渐养成了轻佻浪荡的性格。也许在他交往的那些诗人画家和皇亲国戚看来,肆意放纵被是率性超脱的表现,但对於一国之君的帝王来说,即位前的迷恋声色犬马和即位後的行为不思检点,是断然无法接受的。

  徽宗时期始终是蔡京及其党羽的天下,他们打着绍述新法的旗号,排斥异己,顺昌亡,贿赂公行,卖官鬻爵,一系列无恶不作的行为,很快把徽宗光宗耀祖的美梦撕得粉碎。

  徽宗辜负了时代,历史辜负了徽宗。

  徽宗美是人间沧桑。

  北宋被谢幕,南宋匆匆登场。

  徽宗绝没有想到,不爱江山爱丹青会如此下场。徽宗错了吗,是,徽宗没错,不,徽宗错了。历史没有後悔,历史也不能重新来过。

  褒也好,贬也罢,历史的功过本就是由後人评说的。可以想像,对徽宗褒贬不一的争议还会继续,随着考古文献的新发现新挖掘,我们对历史会有未知的新认识。



  当我们面对已知且已逝的大宋世界,徽宗的遗产是如此的特别和沈重,单纯以美学来说,徽宗所建树的个人和时代美学的形态,硕果累累、辉煌灼灼,是过去、当下以及未来都值得研究的文化遗产。相对整个大宋世界,徽宗只是个悲剧收场的过渡,相对整个中国史诗徽宗也只是承上启下中爱恨交织的一个断句,然而徽宗美却可以如此耀目,也许正是因为短暂的凄美,这份文化遗产才更显弥足珍贵。

  徽宗美,包括书画、诗词,园林、营造,茶道、香道、花道、琴道;也包括宋瓷、宋锦,宋版、宋玉,戏艺、游艺、棋艺、漆艺;还包括金银铜铁、竹木牙角、笔墨纸砚、碑帖印章等,涉及社会生活的林林种种和方方面面。


  以我而言,作为一种艺术、品味和人性的美,徽宗美由器而道,载道於器,是一种以崇文为道统的审美理念和以天人为观照的美学思想。


  器道结合的徽宗美,是伴随着权力来推动和造就的美学,由古至今,影响深远。然而徽宗美的意义与价值还远没有被发掘,远没有被善待,於是,从梳理研讨到传承弘扬,徽宗美来得不早不晚,以高举低放的世界观和由浅入深的方法论,作为探寻徽宗美的不二法门。






  带着徽宗去串门,我们还在路上。

  作为传承,也作为发扬,源远流长。

商务合作

客服热线:13679278090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关注官方微信

Copyright;???2015-2016??微信免费领30元红包世界??Powered byDiscuz!??技术支持:天虹网络????